〔撰文/彭彥儒律師〕

壹、前言

村里長、鄉鎮長選舉為我國最基層之公職人員選舉,由於村里、鄉鎮有選舉權之人數不多,可能不到千票即能勝選,若是有一個以上的候選人參選,勝負往往僅在數十或數百票之間,競爭非常激烈,因此有些村里長、鄉鎮長候選人便會設法讓支持者遷戶籍至自己的選區,藉以左右選舉贏得勝選。虛偽遷徙戶籍之人會構成妨害投票罪,但若是候選人自己的子女或配偶遷戶籍支持,是否也會構成妨害投票罪呢?本文將藉由改編自最高法院97年度台上字第6856號判決案例,分析村里長候選人之子女、配偶遷戶籍至選區之行為所涉法律責任,供民眾參考。

貳、案例說明

甲為某鄉之鄉長選舉候選人,其妻乙、兒子丙、丁為了在選舉中支持候選人甲,意圖使甲當選鄉長,由甲同意實際上並未持續居住在其戶內之乙、丙、丁於選舉投票日前一年將戶籍遷入甲戶內,乙、丙、丁並於選舉投票日前往該鄉投票所投票予甲。

本件檢察官對甲、乙、丙、丁以刑法第146條之妨害投票正確罪起訴,地方法院判處渠等均有罪,甲、乙、丙、丁不服上訴高等法院遭駁回,上訴最高法院後發回更審,經高等法院更審後改判無罪

參、意圖使特定候選人當選,以虛偽遷徙戶籍取得投票權而為投票之刑事責任

按《刑法第146條》規定:「以詐術或其他非法之方法,使投票發生不正確之結果或變造投票之結果者,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意圖使特定候選人當選,以虛偽遷徙戶籍取得投票權而為投票者,亦同。前二項之未遂犯罰之。」

候選人之子女及配偶為了支持該候選人而遷戶籍投票,似乎會構成刑法第146條第2項所稱意圖使特定候選人當選,以虛偽遷徙戶籍取得投票權而為投票,而該當妨害投票正確罪。然而這樣解釋似乎與人倫親情有違,因此,最高法院認為:父母、配偶、子女為組成家庭之成員,且為人倫之起源、社會之基礎,其以永久共同生活為目的,同居於一家庭,乃倫常之正軌。倘因求學、就業等因素,致實際之居住地與戶籍地未能合一者,亦為社會通念所接受,自非法律所非難之對象。從而因求學、就業等因素而離鄉背井者,無論「籍隨人遷」或「人籍分離」,悉遵當事人之選擇,無以公權力介入之必要。

刑法第146條之妨害投票正確罪,旨在防範以詐術或虛偽遷徙戶籍等非法方法,使投票發生不正確之結果,故96年1月24日增訂第2項時,其立法理由已說明:因就業、就學、服兵役未實際居住於戶籍地,或為子女學區、農保、都會區福利給付優渥、保席次或其他因素而遷籍於未實際居住地者,有數百萬人。「然此與意圖支持特定候選人當選,進而遷徙戶籍之情形不同,並非所有籍在人不在參與投票均須以刑罰相繩,是以第2項以意圖使特定候選人當選虛偽遷徙戶籍投票者,為處罰之對象」。亦即,因求學、就業等因素,致「籍在人不在」者,與意圖使特定候選人當選而「虛偽遷徙戶籍」者,不能同視

再者,法律為顧及配偶、親子間之特殊親情,本於謙抑原則在特定事項猶為適度之限縮,例如實體法上關
於特定犯罪,須告訴乃論、得(或應)減輕或免除其刑;在訴訟法上得拒絕證言、對於直系尊親屬或配偶,不得提起自訴等,以兼顧倫理。本此原則,因求學、就業等因素,未實際居住於戶籍地者,原本即欠缺違法性,縱曾將戶籍遷出,但為支持其配偶、父母競選,復將戶籍遷回原生家庭者,亦僅恢復到遷出前(即前述籍在人不在)之狀態而已,於情、於理、於法應為社會通念所容許,且非法律責難之對象。此種情形,要與非家庭成員,意圖使特定候選人當選而「虛偽遷徙戶籍」者,迥然有別。

肆、結論

鄉長候選人之子女、配偶為了支持該候選人而遷戶籍投票,雖然在法條文義上似乎構成刑法第146條之妨害投票正確罪,但最高法院認為於情、於理、於法應為社會通念所容許,而認為不應該構成刑法第146條之妨害投票正確罪。如遭檢察官以妨害投票罪偵辦,建議尋求專業律師諮詢相關法律,以保權益。

延伸閱讀
彭彥儒律師推薦打官司前,一定要先瞭解的3件事!

 

【彭彥儒律師的五大優勢】–請點我

台北律師推薦,遇到法律問題,有打官司需求,

請立即撥打諮詢專線:02-25813050 指名「彭彥儒律師」

加入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