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文/彭彥儒律師〕

廢棄物清理法第46條規定:「

有下列情形之一者,處一年以上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得併科新臺幣一千五百萬元以下罰金:

一、任意棄置有害事業廢棄物。

二、事業負責人或相關人員未依本法規定之方式貯存、清除、處理或再利用廢棄物,致污染環境。

三、未經主管機關許可,提供土地回填、堆置廢棄物。

四、未依第四十一條第一項規定領有廢棄物清除、處理許可文件,從事廢棄物貯存、清除、處理,或未依廢棄物清除、處理許可文件內容貯存、

除、處理廢棄物。

五、執行機關之人員委託未取得許可文件之業者,清除、處理一般廢棄物者;或明知受託人非法清除、處理而仍委託。

六、公民營廢棄物處理機構負責人或相關人員、或執行機關之人員未處理廢棄物,開具虛偽證明。」

如果不是領有許可文件的廢棄物清除、處理業者,自行處理廢棄物,文義上似乎會構成廢棄物清理法第46條第4 款「未領有廢棄物清除、處理許可文件而從事廢棄物清除罪」可處一年以上五年以下有期徒刑。

但,真的是這樣嗎?

之前曾遇過一個案例,當事人裝潢自有房屋後,將拆下之隔間板及裝潢用木材,載運並傾倒在國有土地上,遭警方當場查獲,最後就被檢察官起訴涉違反廢棄物清理法第46條第4 款「未領有廢棄物清除、處理許可文件而從事廢棄物清除罪」

但實務見解認為:廢棄物清理法第41條第1 項前段「從事廢棄物清除、處理業務者,應向直轄市、縣(市)主管機關或中央主管機關委託之機關申請核發公民營廢棄物清理處理機構許可文件後,始得受託清除、處理廢棄物業務」之規定,係對於從事廢棄物清除、處理業務者所為廢棄物清除、處理業務之規範。如未依上開規定申請核發許可文件而從事廢棄物清理、處理等業務或已申領核發許可文件之業者,未依許可文件內容貯存清除、處理廢棄物者,始應受同法第46條第1 項第4 款規定之處罰;至如一般家庭或機關、學校自行棄置自家產生之廢棄物等妨害環境衛生之行為,尚難認係從事清理、處理廢棄物業務,除依同法第27條、第41條第1 項第1 款相關規定處罰外,並非同法第46條第1 項第4 款規範之範圍(最高法院94年度台上字第2590號判決意旨參照)。次按廢棄物清理法第46條第1 項第4 款之罪,係以未依第41條第1 項規定領有廢棄物清除、處理許可文件,從事廢棄物貯存、清除、處理業務,為其成立要件,故如未以受託清除、處理廢棄物為業務,而係處理自己土地或建築物內之一般廢棄物,縱違反上開第12條之規定,亦僅應依第50條規定處以罰,不得命負第46條第1 項第4 款之刑責(最高法院94年台上字第2545號判決意旨參照)。

  簡單來說,如果不是從事清除、處理廢棄物業務之人,且係處理自己土地或建築物內之一般廢棄物,應該只需處以罰鍰,而不該當廢棄物清理法第46條第4 款「未領有廢棄物清除、處理許可文件而從事廢棄物清除罪」(可處一年以上五年以下有期徒刑)。

雖然如此,該當事人仍被檢察官起訴廢棄物清理法第46條第4 款「未領有廢棄物清除、處理許可文件而從事廢棄物清除罪」,畢竟法條上似乎並未明文限縮,並非所有法律人都能了解這冷門的罪名。這時候就必須要靠專業律師援引實務見解說服檢察官或法官。

遇到刑事訴訟,

請立即撥打諮詢專線:02-25813050 指名「彭彥儒律師」

加入好友

 


*彭彥儒律師的五大優勢:

一、成功案例經驗豐富:

遇到官司,來找律師,不外乎就是希望打贏官司,但是律師倫理規範第28條規定:「律師就受任事件,不得擔保將獲有利之結果。」(如果有律師告訴你這件案子一定勝訴,這個律師就該送懲戒了…),所以選擇律師,不該找那位告訴你會贏的律師,而應該找勝訴多的律師。彭彥儒律師於民國100年考上律師後,有著豐富成功案例經驗,是您挑選律師的最佳選擇。

二、法律專業素養嫻熟,隨時充實法律知識及實務見解

彭彥儒律師畢業於國內第一學府「台灣大學」,法律專業品質保證,並於民國100年畢業當年即考上律師,法律專業素養無庸置疑。法律及實務見解日新月異,部分幾十年就開始執業的老律師,對於新的法律及實務見解從未更新,套句九品芝麻官的經典台詞,根本是「拿明朝的劍來斬清朝的官」,如果連最新法律知識及實務見解都不清楚,也不知道如何搜尋,如何能為當事人爭取最佳利益?彭彥儒律師隨時關注、更新最新修法實務及實務見解,對於承接的各類案例,亦以最大心力搜尋最新法律及實務見解,以維護當事人最佳利益。

三、堅持對當事人說實話,當事人利益優先

部分律師見到當事人只會說好聽話,不斷強調勝率很高,但實際上只是為了獲得委任,未能把當事人利益擺在第一優先,甚至時間都花在經營外務上,剝奪處理案件的時間。彭彥儒律師堅持只對當事人說實話,不會為了接案件而天花亂墜,而會真實分析案件利弊及勝敗因子,且不經營外務,只關注案件,永遠將當事人利益擺在第一優先

四、辦案親力親為

部分名律師挾高名氣,輕易接到許多案件,但往往接到案件後,便將案件分派由底下小律師處理,不再過問。彭彥儒律師堅持每個案件親身參與,如有協辦律師亦會共同研討案件,不會將案件完全丟給沒有經驗的小律師處理,保障當事人權益

五、充分溝通辦案有彈性

部分律師收了案件之後,就不再跟當事人溝通,只有開庭當天才看到律師,當事人有什麼主張都不理。彭彥儒律師堅持每個案件因事置宜,與當事人充分討論,處理案件有彈性,能夠隨機應變不僵化,以促成當事人最大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