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撰文/彭彥儒律師〕

有個擔任司法官的朋友曾跟我說過:

「被告是否有罪,往往在被逮捕做筆錄的當天,就已經決定了!」

雖說刑事訴訟法明文規定被告自白不得作為有罪判決的唯一證據,

但若非證據確鑿的案件,

通常都或多或少會有「有利」(無罪)「不利」(有罪)的證據,

這時候如果在第一次警詢時「說的不好」,

就算卷內仍有許多有利被告的證據,

法官常常會依據「案重初供」的法則

依據自由心證認定「不利」的證據比較可採,而駁斥「有利」的證據,

最後給出「有罪」的判決。

 

第一次的警詢供述,就會使檢察官或法官產生對本案的第一印象

如果第一次警詢筆錄的供述漏洞百出、前後邏輯不一,

檢察官或法官們常常就會覺得這個被告一定有做,

不然怎麼會邏輯矛盾或違反經驗法則

這時,事後以「當天筆錄太緊張」而要翻供或補充,

檢察官或法官通常都不會再採信了。

 

所以,被逮捕或通知到案時,所做出的第一次筆錄就非常重要

如果第一次筆錄說出一些不該說的話

往往最後就是成罪的關鍵

冤案,也常常就是因為第一次筆錄的不當而產生的。

 

第一次筆錄既然這麼重要,

如何被警察逮捕、持拘票拘提通知到案時,應該怎麼辦呢?

 

現代社會中,已和過去專制時期不同,

所有的刑事嫌疑人、被告都有隨時請求律師到場協助的權利,

只要請求,檢警最多可以等四個小時待律師到場。

有些警察會千方百計用話術跟被告說「請律師來沒用,不用請」

會這樣說的警察,通常就是準備要用一些所謂「偵查技巧」來對你套話,

所以才擔心律師到場會阻礙他的計畫。

因此,請無論如何堅定表示「我要請律師,否則拒絕回答任何問題」

這時候,警察一定會同意讓你請律師。

 

請律師到場陪偵,到底有什麼好處呢?

 

首先,有經驗的律師,一到場後可以迅速掌握案情,

立刻與嫌疑人或被告溝通最多一小時,

在這個黃金一小時中,

就能夠以經驗及專業,分析認罪與否利弊得失。

若是否認犯罪,是否要保持緘默

或著哪些話該講?哪些話不敢講?

有什麼有利的證據或人證可協助提出?

 

接著,在警詢筆錄製作的過程中

如果律師在場,警方就不敢有任何違法取供的行為出現,

被告嫌疑人畢竟不向律師天天跑警局、法院,

有律師在場,確實能夠安定被告人心,

減少講錯話之機率

有任何權利也可立刻主張。

 

最後,如果是被拘提或逮捕的被告

依刑事訴訟法規定必須解送檢察官

檢察官會初步決定是否直接請回交保候傳甚至聲請羈押

此時,律師在場陳述之法律意見

往往某程度也會影響檢察官所做出的判斷。

 

假如不幸檢察官向法院聲請羈押

律師也能夠閱卷並在羈押庭為被告辯護

向法官具體陳述「沒有羈押原因或必要」等專業法律意見

這些都是非專業的一般人難以獨自面對的。

所以,當被逮捕時,務必要請一位陪偵經驗豐富的專業刑事律師,

否則被羈押事小(你沒看錯,羈押只是短時間人生自由被限制,

如果最後因為不當警詢筆錄被關好幾年,那才真的該寫個慘字)

最後有罪坐牢更是得不償失。

 

以上,關於被逮捕及請律師陪偵的必要性就談到這,

最重要的是,要趕快請律師!

請立即撥打諮詢專線:02-25813050 指名「彭彥儒律師」

或請立刻加入彭彥儒律師 LINE 帳號詢問:

加入好友

——————————————————————————————————————-

*彭彥儒律師的五大優勢:

一、成功案例經驗豐富:

遇到官司,來找律師,不外乎就是希望打贏官司,但是律師倫理規範第28條規定:「律師就受任事件,不得擔保將獲有利之結果。」(如果有律師告訴你這件案子一定勝訴,這個律師就該送懲戒了…),所以選擇律師,不該找那位告訴你會贏的律師,而應該找勝訴多的律師。彭彥儒律師於民國100年考上律師後,有著豐富成功案例經驗,是您挑選律師的最佳選擇。

二、法律專業素養嫻熟,隨時充實法律知識及實務見解

彭彥儒律師畢業於國內第一學府「台灣大學」,法律專業品質保證,並於民國100年畢業當年即考上律師,法律專業素養無庸置疑。法律及實務見解日新月異,部分幾十年就開始執業的老律師,對於新的法律及實務見解從未更新,套句九品芝麻官的經典台詞,根本是「拿明朝的劍來斬清朝的官」,如果連最新法律知識及實務見解都不清楚,也不知道如何搜尋,如何能為當事人爭取最佳利益?彭彥儒律師隨時關注、更新最新修法實務及實務見解,對於承接的各類案例,亦以最大心力搜尋最新法律及實務見解,以維護當事人最佳利益。

三、堅持對當事人說實話,當事人利益優先

部分律師見到當事人只會說好聽話,不斷強調勝率很高,但實際上只是為了獲得委任,未能把當事人利益擺在第一優先,甚至時間都花在經營外務上,剝奪處理案件的時間。彭彥儒律師堅持只對當事人說實話,不會為了接案件而天花亂墜,而會真實分析案件利弊及勝敗因子,且不經營外務,只關注案件,永遠將當事人利益擺在第一優先

四、辦案親力親為

部分名律師挾高名氣,輕易接到許多案件,但往往接到案件後,便將案件分派由底下小律師處理,不再過問。彭彥儒律師堅持每個案件親身參與,如有協辦律師亦會共同研討案件,不會將案件完全丟給沒有經驗的小律師處理,保障當事人權益

五、充分溝通辦案有彈性

部分律師收了案件之後,就不再跟當事人溝通,只有開庭當天才看到律師,當事人有什麼主張都不理。彭彥儒律師堅持每個案件因事置宜,與當事人充分討論,處理案件有彈性,能夠隨機應變不僵化,以促成當事人最大利益